陽明山國家公園
麝香貓是靈貓不是貓

——同樣晚上不睡覺的另一種夜「貓」子

朱有田、蘇迎晨

我們常常用「夜貓子」來形容晚上不睡覺、夜晚特別有活力的人。而「夜貓子」的出處,有人說是因為貓科動物的眼睛構造有能力讓牠們在晚上微光的時候也能捕捉獵物,所以形容適合晚上活動的人為「夜貓子」。也有另一種說法表示這裡的「貓」字指的是俗稱「貓頭鷹」的鴞形目夜行性猛禽,教育部國語辭典也支持後者的說法。而這裡,我們要介紹另一種名字也有「貓」字的「夜貓子」--「麝香貓」。

 

「麝香貓」的名字中也有個「貓」字,大小和一般野貓差不多,不過牠可不是貓科動物。牠的嘴巴(口吻部)尖尖的,體型比貓狹長、腿較短、尾巴佔身長的比例也比貓粗且長,成年麝香貓的毛髮花色皆相似,身上都有著和身體平行的條紋與延伸條紋的碎斑點圖案,尾巴則是和身體垂直的深色環狀一圈又一圈狀似套在尾巴上。或許有人聽過印尼的「麝香貓咖啡」,好奇臺灣的麝香貓是否也產咖啡,這其實是翻譯上造成的誤會。在英文名稱中,大部分提到靈貓科動物時,若沒有特別指定哪一種,通常會以「civet」來指靈貓科動物,或是英文俗名會是「形容該種的特色」後頭再加上「 civet」。而我們常在直譯「civet」的時候就會被不精確譯成「麝香貓」,而同樣說中文的中國大陸則較常稱「civet」為「靈貓」,稱呼另一種和臺灣相似、同種但不同亞種的麝香貓為「小靈貓」(Small Indian civet, Viverricula indica pallida)。

 

臺灣的原生種靈貓科動物只有兩種--麝香貓(Small Indian civet, Viverricula indica taivana)與白鼻心(Masked Palm Civet, Paguma larvata taivana)。印尼生產咖啡的靈貓科動物是椰子貓(Common Palm Civet,Paradoxurus hermaphroditus),和臺灣的麝香貓與白鼻心皆為靈貓科動物,但三種各來自不同的屬,分別是:臺灣的麝香貓為靈貓亞科(Viverrinae)小靈貓屬(Viverricula)、臺灣的白鼻心又名為果子狸的是棕櫚狸亞科(Paradoxurinae)花面狸屬(Paguma)、印尼生產麝香貓咖啡的椰子貓為椰子貓屬(Paradoxurus),所以三種在分類上的關係雖然很接近,卻是不折不扣各自獨立的物種。

 

我們今年研究的對象,就是位於臺北市的後花園—陽明山國家公園裡的「麝香貓」。陽明山國家公園位於北臺灣,鄰近人口密集的都會區,屬於都會型的國家公園,平常日不少登山、郊遊的人群,一到假日更是人聲鼎沸,近年假日常見騎單車與慢跑的愛好者,早起在行人稀少的山路上特別有機會幸運見到一家子的竹雞、成群長尾山娘、爬上爬下的赤腹松鼠、抱著崽猴的臺灣獼猴媽媽,具有豐富的動植物相。部分老師還會帶親子進行夜觀兩棲爬蟲、夜行性猛禽的活動。大部分的野生動物不會輕易在人類面前現蹤,尤其是在地面上活動的夜行性動物依靠視覺與嗅覺來避敵及覓食,所以無論是研究人員或時常爬山的登山客,都不一定有機會見到野生動物的本尊。在過去的研究調查中,麝香貓喜好使用鄰近人類開墾地,有灌叢或岩洞等遮蔽物躲藏與棲息,也有刺鼠、蚯蚓、昆蟲等食物可供取食,因此有機會出現在輕度人為農耕干擾的淺山地區,喜歡吃刺鼠的麝香貓除了幫助農人減少農害,同時麝香貓也對危險很敏感,比其他小型食肉目動物更少機會出現在人類面前,這個特性也增加了研究牠們的困難度。

 

我們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範圍內尋找麝香貓可能經過的獸徑,架設感應式自動照相機,透過這些天羅地網的「特務」幫忙出任務,無論白天或黑夜、艷陽或大雨,小至刺鼠、大至水鹿經過都有機會在鏡頭前留下倩影,同時照片也記錄出現的時間,待裝設一~三個月後,研究人員再上山置換記憶卡與電池,回到研究室取出照片資料進行分析。從相機所拍攝的資料發現,麝香貓、白鼻心、鼬獾的活動時間接近,大約從下午五點開始活動,到凌晨五點準備休息,在晚上十點到十一點之間出現頻率略下降,類似人類的午(晚)休時間(圖一)。

pic 1-1

圖一、2012-2014年10月陽明山國家公園自動相機記錄之3種小型食肉目麝香貓(n=103)、白鼻心(n=247)、鼬獾(n=606)在各時段的相對出現次數比較圖。n=物種拍攝隻次。

 

在2014年3月至11月自動照相機資料中,我們一共拍到了麝香貓、白鼻心、鼬獾、野豬、山羌、臺灣獼猴、赤腹松鼠、鼠類、竹雞、深山竹雞、紫嘯鶇、白腹鶇、穿山甲、臺灣藍鵲;黑冠麻鷺、狗、貓、水鹿、大冠鷲以及不小心入鏡的山友等超過20多種物種,出現指數最高的動物依次為鼬獾(OI=2.82,SD=3.55)、臺灣獼猴(OI=2.74,SD=5.40)、白鼻心(OI=2.36,SD=1.92)、山羌(SD=1.85,SD=2.71)、狗(SD=1.19,SD=2.44),其中,最令人擔心的是自由活動無人管理的狗,除了去年在研究期間曾經目擊被野狗攻擊的麝香貓之外,和狗同是食肉目動物的麝香貓、白鼻心、鼬獾,也容易因為狗的介入,而產生疾病傳染的問題,狗比其他動物更容易穿梭於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也大大增加人畜共通傳染疾病的機會。在自動相機的資料中(圖二),顯示狗的活動高峰在白天,但活動時間極長,仍有長達8小時的活動時間與麝香貓重疊,因而造成衝突。是目前麝香貓與共域生活的野生動物目前面臨的主要危機,需要更多人配合不放養寵物、不棄養、不餵食。

pic 1-2

圖二、2012-2014年10月陽明山國家公園自動相機記錄之麝香貓(n=103)與自由活動犬(n=138)、自由活動貓(n=27)在各時段的相對出現次數比較圖。(n=物種拍攝隻次)

 

何其有幸,這群披著特殊花色的夜精靈們晚上走過的路,白天我們也可能會踩著他們的足跡前進,陽明山國家公園提供了動植物們一個庇護的場所,也是平時上班壓力大的都市人心靈的避風港,我們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更需要好好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緣分。

最近更新在 2017-10-18
版權所有 陽明山國家公園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