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教育
環境教育
解說教育
草山鷹飛

領域及活動範圍

  • 大冠鷹

猛禽的社會中有一部份是沒有參加繁殖的遊蕩者,而所觀察的有限野外資料顯示,在繁殖季節一對大冠鷲在天空的起飛制降落的移動直線距離在六公里以上,因此判斷其活動範圍至少27平方公里,當然在此範圍之內,自然其活動範圍內有存在著其他的個體,於異種之間在大冠鷲活動範圍內經常還有其他猛禽,如鳳頭蒼 鷹、松雀鷹及其他過境種類活動,故其領域似乎不甚明顯,亦無看過配對的大冠鷲與其他個體發生追逐打鬥的行為,倒是經常成小群在天空盤旋;然而築巢的大冠鷲 經常活動的地方還是在巢區附近為主。

  • 松雀鷹

松雀鷹因為行為隱密,很難知道牠們在森林中的情形,然而在同一地點上空很少發現同時出現兩隻以上的松雀鷹,卻常記錄到互相追逐的畫面,除了為求偶行為 外,是否意味著互相驅離的意義,未經證實。

曾經見到在某一巢區附近同時出現3隻個體,2雄1雌,其中1雄鳥飛離巢區另1雄鳥發出叫聲由後急速追出,母鳥則 留在巢附近。松雀鷹對於異種猛禽亦表現出相當的攻擊性,經常追逐驅趕過境的種類及留棲性的大冠鷲、鳳頭蒼鷹,所發現正在使用的巢,最近距離約610公尺,另有記錄公鳥由東側回來,回來時羽毛已濕透,然正在下雨的區域離巢區直線距離有2,000公尺遠,判斷繁殖期間其活動範圍至少2,000公尺。進一步的領 域範圍需進一步套上無線電追蹤才能分享。

園區內猛禽的保育及經營管理

(當今台灣猛禽面臨的危機)

猛禽是食物塔中的最高級消費者。能控制其它多種生物的數量,例如鼠、蛇等。在過去台灣猛禽數量銳減很多,甚至有些種類瀕臨絕種,棲息地的破壞是原因之一。如原始森林的砍除及種植單一樹種的「林相改良」政策,以及農田、果園的開墾,使的生物環境的單純化。這種脆弱的生態體系只能供給少數幾種生物所需,往 往外在的環境稍有變動,就會影響到居住其中生物的生存。一個平衡、穩定的生態體系應是生物物種多樣化、環境複雜化的。當鷹鷲的食物來源鼠蛇數量減少後,鷹鷲又無法從環境中尋得足夠的其他替代食物,牠們勢必也將減少消失。

農藥、殺蟲(鼠)劑的使用是台灣猛禽的另一項危機。這些化學物質可以在自然界維持一段時間不分解掉,並能在生物體內蓄積,再經過食物塔的層層擴大作 用,使得位居食物塔頂端的猛禽受害尤烈。不是因而失去生育能力,就是產出之蛋殼太薄而在孵化過程中破碎。猛禽自古就是尊貴、帝王的圖騰。於是捕捉猛禽用來飼養或製成標本擺設利可圖的情形下,猛禽就成為獵人的主要目標之一。野生動物保育法及其施細則通過後 雖稍有嚇阻明目張膽的交易行為,然而暗地仍然交易且價格暴。人類有意無意的干擾活動也可能對猛禽造成威脅。例如假日人山人海的野外活動及開路工程就可能會 影響到附近猛禽的育幼繁殖。

國家公園對猛禽的經營管理

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設立提供了猛禽的一個庇護所,基本上維持了物種的多樣性原則,限制了山坡地的濫墾及嚴格取締獵捕的活動。而將來對國家公園內猛禽的經營管理除了必須對各種鷹鷲之生活史、食性等有深入研究了解外,可以往幾個方向努力:棲地的保護。例如保存現有的枯木及大樹,並建立緩衝帶(buffer zone)。因大樹及枯木可能是鷹鷲常賴以棲息、眺望、築巢甚至展示,伺機狩的地點緩衝帶的建立是避免遊客無意的干擾。猛禽築巢地點及獵場往往不,而設法 維持過渡帶(Ecotoe)的存在,是確保牠們食物來源的方式。

減少園區內一般管制區內農藥、殺蟲劑的使用;鼓勵輪作或多元化生,減少病蟲害。因目前法律僅訂生態保護區內禁施農藥,而在一般管制區內多農牧活動。


如何防止這些非自然的物質進入自然循環,蓄積到猛禽體內,維護園區內生態的平衡,有待努力。加強環境教育。例如在每年舉行觀鷹活動,將中正山觀景樓及其他展望點附之以猛禽解說圖片,使民眾目睹鷹鷲翱翔之際領略大自然的奧秘。對過境猛禽的特定夜棲山谷提供保護措施,使這些千里來的過客有安全、沒有干擾的覓食過夜地點。

結論

猛禽在生態體系中有其扮演之角色,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無法量化的價值,一種美。陽明山國家公園希望透過種種努力,使得猛禽常存於陽明山的天空,進而 生存於台灣島上,使得台灣這片36,000平方公里土地上的2,100萬人,享有了經濟、政治、社會的進步之後,重新思考人及大自然環境的關係,真誠平等 地面對自然界的生命,在改變世人對我們的負面印象及制裁之餘,讓我們的子孫也能夠跟我們同樣享受這御風而行的生命悸動。

最近更新在 2017-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