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山國家公園
草山鷹飛

簡介

大屯山上的天空浮現兩個黑點,徜徉在雲端之間,隨著這兩個黑點的越移越近,又伴著幾聲淒涼的悠鳴,透過望遠鏡我們看清楚了,原來這移動的黑點是大冠鷲,牠們是那麼的無憂無慮的滑近,穿過頂空而落在稜線之後。

 

陽明山國家公園北據台灣,面積一萬一仟餘公頃,年雨量高達4000豪米以上。地形起伏很大,由海拔200公尺的山麓一直到1,120公尺高的七星山。複雜 的環境以及特殊的地理位置又正好位於猛禽遷移的路徑之中,故不論是在此繁殖的鷹鷲以及匆匆旅經此地稍做休息的猛禽,種類及數量都很多。

目前在園區內已發現 過日行性的猛禽達13種,包括至少4種的留鳥以及9種的過境鳥及候鳥(表1)。國家公園的設立無疑的提供了牠們一個棲息繁衍的家園以及休息歇腳的驛站。世界的日行性猛禽共有約290種,台灣共有30種的紀錄,包括了8種留鳥以及其他過境鳥與冬候鳥。陽明山國家公園在春季的鳥類遷移季節有為數不少的猛禽路經本區,如灰面鵟鷹、赤腹鷹等,加上故有的留棲性大冠鷲、鳳頭蒼鷹、松雀鷹,共同組成了本區內的猛禽相。

猛禽是生態體系內的最高級消費者,以其他的鳥類、哺乳類、兩生類、爬蟲類、魚類及其他無脊椎動物如昆蟲等為食,扮演著生態體系當中重要的角色,為旗艦物種,他們的存在或消失攸關整個生態體系的平衡。猛禽同時也是指標種類,我們可以某地猛禽相的複雜與否,及數量的多寡來判斷該生態體系是否健康。

演化分類及特徵

日行性猛禽屬於鷲鷹目,最古老的猛禽化石是由距今7,500百萬年前於英國所發現,生存綿延至今可分為4大類:

  1. 新大陸禿鷹
  2. 魚鷹、鳶、鷹、 鵰、舊大陸禿鷹
  3. 秘書鳥
  4. 隼及其他。牠們幾乎遍佈於世界各地,從極地凍原到熱帶雨林都有牠們的蹤跡

現生種類之體重由數十公克一直到14公斤都 有,體長由十幾分到1公尺以上,加上不同的翼形及食性,所以能夠適應每一種不同的棲息環境。猛禽是自然界中完美精緻的生命,某些特徵有別於其他鳥類:

  • 性別大小的不同:一般猛禽母大公小,某些種類母鳥體重甚至可達公鳥兩倍以上。
  • 有銳利的視力:某些種類還有望遠的功能,另外還有鋒利的爪及喙。
    澤鵟類有較好的聽覺,而禿鷹類則有很好的嗅覺,這些都能夠幫助他們成為優秀的物種。

大冠鷲屬大型猛禽,全世界有19個亞種,而台灣的大冠鷲(Spilornis cheela)為台灣特有亞種,僅分佈於台灣,體長約70公分,體重約1600公克,翼展可達130公分以上,全身被覆著褐色的羽毛,腹部及兩側密生著的 白點,飛行時翼下有特徵性的一輪白帶,頭頂雜有黑白相間的羽冠,警戒生氣時怒髮衝冠更為明顯。嘴基部鮮黃色,眼及腳亦黃色,非常威武。

相對於大冠鷲松雀鷹是小型的猛 禽,公鳥約28到30公分,母鳥則約36公分,松雀鷹雄鳥約130公克,雌鳥可達240公克。頭部灰褐色,背部褐色,胸密佈著褐色縱紋,腹部則為褐色橫 紋,喉部有明顯之顎線,公鳥眼睛紅棕色,胸腹部的斑紋為赤褐色。松雀鷹的中趾特長,每一趾下面都有肉墊,這些構造有便於攫緊獵物,避免逃脫。

表一:陽明山國家公園日行性猛禽目錄
科名中名學名
鷹科

FAMILY ACCIPITRIDAE
赤腹鷹
鳳頭蒼鷹*
松雀鷹*
白肩鵰
灰面鵟鷹

澤鵟
鳶*
蜂鷹
大冠鷲*


Accipiter soloensis
Accipiter trivirgatus
Accipiter virgatus
Aguila heliaca
Butastur indicus
Buteo buteo
Circus asruginosus
Milvus migrans
Pernis apivorus
Spilornis cpivorus

鴞科 FAMILY PANDIONIDAE
魚鷹

Pandion haliaetus
隼科 FAMILY FALCONIDAE
遊隼
紅隼

Falco peregrinus
Falco tinnuculus


*表示確定在台灣繁殖的留鳥

分佈地

  • 大冠鷲
大冠鷲
大冠鷲

大冠鷲在台灣的分布可由海拔0公尺至海拔2,500公尺的高山,屬於森林性的猛禽,但對於開墾的農田、造林地、及森林邊緣的推移帶亦頗偏好。陽明山國家公園有3個自然生態保護區,加上闊葉林植被完整,所以非常適合大冠鷲的生存,一些開墾的旱田,也適時的提供了大冠鷲獵捕蛇隻的邊際場所。


樹林中的枯立木更是大冠鷲休息、進食、展望的絕佳處所,所以在園區內經常可見牠們的活動,只要天氣良好的早晨,牠們可以隨著上升氣流由樹冠上盤起,一直盤到雲端,海拔至少2,000公尺以上,盤旋時間甚久可維持30分鐘以上,不過大冠鷲在覓食時甚少利用800公尺以上的箭竹林及芒草環境。

  • 松雀鷹

松雀鷹則習性隱密,活躍於樹林之中,較少出來盤旋,在台灣分佈可由海拔0公尺一直到海拔2,800公尺,牠們喜歡較成熟的樹林,可在森林中埋伏伺機捕捉鳥類,一般盤旋滯空的時間在10分鐘以內,牠們對於已開發的園藝苗圃、露營地、公園亦不會排斥。


生活習性及食性

  • 大冠鷲

大冠鷲警覺性極高,一大清早就開始牠一天的活動,然而此時卻常停棲於枯木或樹木上,整理羽毛或作短距離的鼓翅位移,一直要等到有足夠的上升氣流才能展 翼從林間穿出,巡弋於天際,伴著幾聲悠鳴。當其在獵食時亦極富耐心,可以一停停上好久,注視地上的兩生類及爬蟲類,如蟾蜍、挺蜥及蛇類等,趁機俯衝捕捉。

他們的獵場在林緣或開闊地旁邊,因為這些地方是一個生物的界面,較多的蛇類會由此界面通過,大冠鷲就順勢在這裏以逸待勞,行蹤自然會被其他鳥類發現,如藍 鵲、大卷尾等。這時難免被小鳥戲弄一番,因為體型龐大的他很難反擊比牠體型較小的鳥類。牠們不僅會在樹冠上層做長時間的盤旋,與附近的鄰居打招呼,牠們也能穿梭於樹林之中,中午過後或是雨天就很少出現於天空上,找地方休息躲雨去了。

猛禽為純粹肉食者,在大冠鷲的菜單中超過半數是蛇類,蟾蜍也佔相當的比例,偶而也記錄過鼠類、鳥類、及蜥蜴。這些獵物的比例可能會因季節的不同而改變,小鳥孵出的5、6月時間,也正是國家公園蛇類開始活躍的時期,可提供大量的食 物來源,到了冬天,山上蛇類蟄伏,此時蟾蜍可能是這些整年出沒於山上的大冠鷲之食物來源。

  • 松雀鷹

松雀鷹習性隱密,像是密林中的隱形忍者,極難觀察到,有限的記錄顯示,一大清早開始就是牠們的獵食時段,牠們的獵場多在森林之中,獵食的方式以在棲枝上埋伏,伺機衝出突襲。另外一種方式為較長距離的追擊,當然撿現成的捕捉那些剛離巢或在巢中的肥胖雛鳥也是牠們的策略。

松雀鷹絕大部分在森林裏層活動,甚 少出來盤旋,當天氣良好的上午時分,也會飛出林冠盤旋,盤旋速度顯的較快,並伴隨大幅度的鼓翼,有時亦會發出連續尖銳的叫聲。牠們最喜歡去戲弄其他盤旋中 的猛禽,例如鳳頭蒼鷹、大冠鷲及過境的灰面鵟鷹。最常見到的是以牠靈巧的體型爬昇到其它猛禽的上方,然後做高角度快速的俯衝,當快要接近其它猛禽時,猛然 拉起,然後重覆著相同的動作,那些比牠大的猛禽也只有躲躲閃閃的份了;松雀鷹同類之間似乎也玩著相同的遊戲。松雀鷹的菜單至少80%以上是鳥類,在繁殖季 節其他鳥類的幼鳥佔有極大的比例。另外的食物還包括昆蟲,如熊蟬等。

另外鼠類及爬蟲類也出現在菜單中。當松雀鷹抓到獵物時,會固定使用某些定點處理食物,於是我們可以在該點發現羽毛、殘骸及牠們所吐出的食繭,而在其常停棲的枝頭底下,也常看到牠們特徵性的糞便。

繁殖

猛禽的繁殖制度為一夫一妻,大冠鷲及松雀鷹亦不例外

  • 大冠鷲

大冠鷲的繁殖季節通常始於2月,此時可以常見牠們出雙入對,隨著時間的繼續,可發現牠們有精彩的求偶行為,不是比翼雙飛,就是空中爪對爪的精彩求偶儀式,公鳥衝向母鳥,母鳥突然轉身,腳爪朝上與公鳥腳爪互抓,隨後分離,或持續互抓的狀態翻滾掉落一段距離後才分開。其他的展示行為包括在飛行當中翅膀努力下壓抖翅,以及高角度的衝向其配偶再拉起,定情之物是必要的,公鳥會去抓蛇或青蛙送給在樹上停棲的母鳥,雌鳥則報之以連續的乞食聲,並接受食物,有時則是 母鳥迫不及待的追去搶公鳥腳上的食物。

3、4月牠們會時常交配並築巢,巢一般築在濃密的樹林中,多有附生的藤蔓類纏繞,如珍珠蓮,菝契等,由森林的底層極 難發現。巢的組成為樹枝構成的淺盤狀,大小可由直徑約40公分到近80公分,差異頗大,內由一些樹葉組成。當親鳥孵蛋及幼雛剛孵出的期間,親鳥會長時間蹲 落巢中,即使有人從巢下走過或觀察均不動,靜靜地待在巢中,連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大冠鷲每窩下一個蛋,於陽明山地區約於5月中孵化,幼鳥出生全身為白色絨 毛,一段時間之後,親鳥會很細心的餵食經處理過的獵物肉片。幼雛至少要2.5個月到7月下旬才能離巢,離巢後由無線電追蹤器追蹤的結果顯示,幼鳥也會在巢 區附近活動,能做短時間的盤旋及林間移動,此時親鳥還會繼續提供食物。大冠鷲幼雛的羽色有兩型,一型離巢時除了羽毛有較淡色的外緣外,已接近成鳥羽色;另 一型的幼鳥離巢時胸腹部為白色雜有褐色花斑,須經至少1年之後才漸漸換羽為成鳥的羽色。

  • 松雀鷹
松雀鷹
大冠鷲

松雀鷹的繁殖通常較晚,於4月開始,此時樹林中常聽到急促的鳴聲,尤其在一大清早最為頻繁。牠們的展示飛翔為波浪狀的飛行,或急速的由高空下墜一大段落差後再拉起,有時伴隨著急促的鳴叫,或常比翼雙飛、互相追逐。

陽明山的松雀鷹築巢於森林的上層,巢位於闊葉林中6~12公尺之樹上,築巢環境差異頗大。巢本身以樹枝搭成,為淺盤狀構造,直徑約30~40公分,裏面鋪以綠色的嫩葉。此時公鳥負責提供母鳥食物,母鳥無所適事的站於巢附近,整理羽毛或修整巢材。當公鳥帶獵物回來時,會發出一種連續的單音鳴叫,母鳥則回應以一連串高而尖的啾---啾、啾、啾,松雀鷹常於特定的幾個枝頭完成食物的傳遞工作,當母 鳥進食時,雄鳥不是守於母鳥旁,就是飛回巢整理巢枝,母鳥進食石或進食完畢後,則公鳥會趁機交配,維持3至5秒,之後公鳥才飛離,繼續獵食,母鳥則返回巢中蹲伏等待下蛋,或繼續站立巢附近。從繁殖前期密集交配,一直到下蛋,松雀鷹一窩下3至4個蛋,蛋重約16公克,經過約21天左右的孵化,才破殼而出。幼 雛還需經約28天的親鳥餵食才能離巢。

育雛期間食物由公鳥提供,公鳥飛近巢區時會鳴叫,當母鳥回應後,母鳥由巢飛出並完成食物傳遞後,將食物攜回巢中餵飼幼雛。繁殖後期隨著幼雛的長大,母鳥亦加入獵食的行列,以支援索食日多的幼雛需求,6月下旬、7月初是牠們離巢的時間,此時幼鳥會自行捕捉比較容易獲得的 食物,如熊蟬等。

幼鳥離巢後亦需親鳥一段時間的食物補充,才能完全獨立。陽明山地區的松雀鷹繁殖成功率並不高,所觀察的7個巢中僅有10隻幼鳥順利離巢,失敗的原因包括天災、巢位不良、或同窩雛鳥互相推擠而落巢摔死,以及其他不明因素等。


領域及活動範圍

  • 大冠鷹

猛禽的社會中有一部份是沒有參加繁殖的遊蕩者,而所觀察的有限野外資料顯示,在繁殖季節一對大冠鷲在天空的起飛制降落的移動直線距離在六公里以上,因此判斷其活動範圍至少27平方公里,當然在此範圍之內,自然其活動範圍內有存在著其他的個體,於異種之間在大冠鷲活動範圍內經常還有其他猛禽,如鳳頭蒼 鷹、松雀鷹及其他過境種類活動,故其領域似乎不甚明顯,亦無看過配對的大冠鷲與其他個體發生追逐打鬥的行為,倒是經常成小群在天空盤旋;然而築巢的大冠鷲 經常活動的地方還是在巢區附近為主。

  • 松雀鷹

松雀鷹因為行為隱密,很難知道牠們在森林中的情形,然而在同一地點上空很少發現同時出現兩隻以上的松雀鷹,卻常記錄到互相追逐的畫面,除了為求偶行為 外,是否意味著互相驅離的意義,未經證實。

曾經見到在某一巢區附近同時出現3隻個體,2雄1雌,其中1雄鳥飛離巢區另1雄鳥發出叫聲由後急速追出,母鳥則 留在巢附近。松雀鷹對於異種猛禽亦表現出相當的攻擊性,經常追逐驅趕過境的種類及留棲性的大冠鷲、鳳頭蒼鷹,所發現正在使用的巢,最近距離約610公尺,另有記錄公鳥由東側回來,回來時羽毛已濕透,然正在下雨的區域離巢區直線距離有2,000公尺遠,判斷繁殖期間其活動範圍至少2,000公尺。進一步的領 域範圍需進一步套上無線電追蹤才能分享。

園區內猛禽的保育及經營管理

(當今台灣猛禽面臨的危機)

猛禽是食物塔中的最高級消費者。能控制其它多種生物的數量,例如鼠、蛇等。在過去台灣猛禽數量銳減很多,甚至有些種類瀕臨絕種,棲息地的破壞是原因之一。如原始森林的砍除及種植單一樹種的「林相改良」政策,以及農田、果園的開墾,使的生物環境的單純化。這種脆弱的生態體系只能供給少數幾種生物所需,往 往外在的環境稍有變動,就會影響到居住其中生物的生存。一個平衡、穩定的生態體系應是生物物種多樣化、環境複雜化的。當鷹鷲的食物來源鼠蛇數量減少後,鷹鷲又無法從環境中尋得足夠的其他替代食物,牠們勢必也將減少消失。

農藥、殺蟲(鼠)劑的使用是台灣猛禽的另一項危機。這些化學物質可以在自然界維持一段時間不分解掉,並能在生物體內蓄積,再經過食物塔的層層擴大作 用,使得位居食物塔頂端的猛禽受害尤烈。不是因而失去生育能力,就是產出之蛋殼太薄而在孵化過程中破碎。猛禽自古就是尊貴、帝王的圖騰。於是捕捉猛禽用來飼養或製成標本擺設利可圖的情形下,猛禽就成為獵人的主要目標之一。野生動物保育法及其施細則通過後 雖稍有嚇阻明目張膽的交易行為,然而暗地仍然交易且價格暴。人類有意無意的干擾活動也可能對猛禽造成威脅。例如假日人山人海的野外活動及開路工程就可能會 影響到附近猛禽的育幼繁殖。

國家公園對猛禽的經營管理

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設立提供了猛禽的一個庇護所,基本上維持了物種的多樣性原則,限制了山坡地的濫墾及嚴格取締獵捕的活動。而將來對國家公園內猛禽的經營管理除了必須對各種鷹鷲之生活史、食性等有深入研究了解外,可以往幾個方向努力:棲地的保護。例如保存現有的枯木及大樹,並建立緩衝帶(buffer zone)。因大樹及枯木可能是鷹鷲常賴以棲息、眺望、築巢甚至展示,伺機狩的地點緩衝帶的建立是避免遊客無意的干擾。猛禽築巢地點及獵場往往不,而設法 維持過渡帶(Ecotoe)的存在,是確保牠們食物來源的方式。

減少園區內一般管制區內農藥、殺蟲劑的使用;鼓勵輪作或多元化生,減少病蟲害。因目前法律僅訂生態保護區內禁施農藥,而在一般管制區內多農牧活動。


如何防止這些非自然的物質進入自然循環,蓄積到猛禽體內,維護園區內生態的平衡,有待努力。加強環境教育。例如在每年舉行觀鷹活動,將中正山觀景樓及其他展望點附之以猛禽解說圖片,使民眾目睹鷹鷲翱翔之際領略大自然的奧秘。對過境猛禽的特定夜棲山谷提供保護措施,使這些千里來的過客有安全、沒有干擾的覓食過夜地點。

結論

猛禽在生態體系中有其扮演之角色,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無法量化的價值,一種美。陽明山國家公園希望透過種種努力,使得猛禽常存於陽明山的天空,進而 生存於台灣島上,使得台灣這片36,000平方公里土地上的2,100萬人,享有了經濟、政治、社會的進步之後,重新思考人及大自然環境的關係,真誠平等 地面對自然界的生命,在改變世人對我們的負面印象及制裁之餘,讓我們的子孫也能夠跟我們同樣享受這御風而行的生命悸動。

最近更新在 2017-12-15
版權所有 陽明山國家公園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